中国金融家网

深交所今年首个IPO罚单开给中天国富,新保荐IPO项目上会仅剩一天,是否受影响令人捏汗

2022-05-17 15:50证券

财联社讯 深交所若干份落款日期标注为3月15日的监管函,让关注目光再度集中到了中天国富身上。深交所决定对鑫甬生物、中天国富、2名保荐代表人及3名签字会计师出具相应监管措施。而上述监管措施系深交所今年对IPO企业下发的首份“罚单”。

监管措施系深交所今年对IPO企业下发的首份“罚单”

这一次,作为保荐机构,中天国富被深交所出具书面警示的监管措施,就在今年2月18日,证监会曾因鑫甬生物项目刚对中天国富进行了警示函处罚。此次深交所揭示中天国富两大过错:一是中天国富对发行人新设全资子公司相关事项核查不到位,导致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存在遗漏;二是该保荐机构对信息披露的核查把关不到位,导致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以及多处披露不准确、前后不一致等情形。

深交所明确指出,中天国富应当引以为戒,采取切实措施进行整改,对照相关问题进行内部追责。在从事保荐业务过程中,中天国富应当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保荐业务执业规范和本所业务规则等规定,遵循诚实守信、勤勉尽责的原则,认真履行保荐人职责,督促保荐代表人提高执业质量,保证招股说明书及出具文件的真实、准确、完整。

近年来,由于“狼性投行”所带来的后遗症,中天国富投行业务执业能力受到了质疑。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数据,中天国富目前保荐代表人共有81位,其在创业板有达科为、北农大、九州风神及科隆新能等4个保荐项目正在排队。

北农大将在今年3月17日上会。在保荐机构再吃罚单的情况下,北农大是否能顺利过会?还剩一天见分晓。

图为北农大3月17日上会安排

中天国富保荐存在两大违规问题

2020年7月17日,深交所受理了鑫甬生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但在2022年1月6日晚间,证监会披露了对鑫甬生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注册申请作出不予注册的决定,由于作为创业板正式实施注册制改革后首家被证监会不予同意注册的企业,鑫甬生物及保荐机构受到了广泛关注。

随后不久,2月18日,证监会因“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报文件存在信息披露严重错误”,对鑫甬生物下发了警示函。与此同时,中天国富及保代方蔚、赵亮也因在保荐鑫甬生物“未勤勉尽责督促发行人按照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接到警示函。

图为3月15日监管函内容

再度时隔一个多月后,在3月15日发出的监管函中,深交所指出,中天国富存在两大过错,具体如下:

一方面,中天国富对发行人新设全资子公司相关事项核查不到位,导致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存在遗漏。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鑫甬生物共有湖北鑫甬生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和宁波泊力助剂科技有限公司两家控股子公司,其中泊力助剂已于2019年注销。本所在审核中发现,发行人于2021年7月16日新设全资子公司广东鑫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之一张峻乾,上述信息未在2021年8月5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中天国富未持续履行尽职调查义务,对发行人新设子公司相关事项核查不到位,导致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存在遗漏。

另一方面,中天国富对信息披露的核查把关不到位,导致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以及多处披露不准确、前后不一致等情形:一招股说明书与审核问询回复中,关于境外销售主要客户的相关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二是关于发行人向报告期内前五大供应商之一中国石化化工销售公司华东分公司单一采购金额披露不准确,其中2019年、2020年统计数据错误,披露金额比实际采购金额分别多660.63万元、361.97万元。三是关于发行人向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之一绍兴市越东化工有限公司的销售、采购交易合计金额披露不准确,2017年至2019年披露数据比实际交易金额分别少544.33万元、316.09万元、111.19万元。四是其他信息披露不准确的情形。关于发行人与关联方重叠客户杭州美高华颐化工有限公司的交易金额前后披露不一致;关于发行人子公司宁波人源化工有限公司2018年净利润的信息披露不准确,比实际少披露亏损102.75万元;关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林波平之妹、泊力助剂股东林子歆向子公司拆借200万元的相关事项披露不准确。

深交所对保代予以通报批评处分,其指出,方蔚和赵亮在担任鑫甬生物保代过程中,存在对发行人新设全资子公司相关事项核查不到位,导致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存在遗漏,对信息披露的核查把关不到位,导致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以及多处披露不准确、前后不一致等情形的违规行为。

而针对拟上市公司,深交所予以通报批评处分,其认为鑫甬生物存在招股说明书遗漏披露发行人新设全资子公司相关信息,招股说明书与审核问询回复相关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以及多处披露不准确、前后不一致等情形的违规行为。

此外,针对签字会计师章祥、葛朋和郑利锋等人,深交所采取了书面警示的监管措施,该所认为签字会计师存3人在对与自身专业职责相关的业务事项核查把关不到位,导致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存在严重错误以及多处披露不准确、前后不一致等情形的违规行为。

“狼性投行”后遗症

公开资料显示,中天国富成立于2004年,前身为海际证券。此次收到深交所监管函,或许对于刚刚履新中天国富总经理的赵丽峰来说,再度敲响了警钟。今年1月12日,原华金证券总裁赵丽峰以新任总经理身份在中天国富官网首次亮相。

近年来,投行“当家”、“狼性文化”、高管动荡是中天国富给外界的鲜明印象。据财联社记者此前报道,2021年,随着“掌门人”余维佳出走,中天国富管理层一度上演离职潮。彼时4月初,原中天国富董事长余维佳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职位由李志涛接任,其同时兼任总裁一职位;但5个月后,李志涛也宣布离职,王颢接任董事长一职。此外,原负责投行业务的副总裁李丽芳、原监事会主席人力合规监事祝函、原负责运营资管的副总裁柯靓、原分管投资的副总裁何盛华也相继离开。

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中天国富共保荐了4家企业IPO上市,过会率达到100%,但其保荐项目的撤单数也居高不下,有7单IPO“叫停”。而在创业板注册制以来,中天国富合计保荐了13个项目,除3家已注册生效、3家已问询,其余的过半项目前途未卜——1家不予注册,1家终止注册,4家终止,1家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