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从互联网金融到ICO:央行严防风险3.0

文章来源: 金融之家           发布时间: 2017-09-12 14:47    

在区块链行业,“国内有激进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确实已经投进去了很大资金,但更多的机构还是处于研究跟踪阶段。”近日,上海某国内排名前十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项目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与普通的股权投资不同,区块链行业的投资,可以用比特币等代币支付来购买初创公司的股权,并且,初创公司或者新创的代币在募集资金时,也可以选择在互联网平台上以类似众筹的模式进行,门槛更低、参与者更众,而这种模式就被称为代币融资活动(ICO融资)


2017年以来比特币最高上涨达到3倍左右,新品种以太币自2015年9月上线,短短不到2年,价格从1.32美元最高上涨到400美元左右。


据统计,而自2013-2017年2月,超过10万美元的ICO项目投资回报率,有12%位于1-5倍之间,有25%位于5-10倍之间,有10%位于100-200倍之间,有3%获得了超过200倍的回报。


全球ICO融资规模,也从2015年的1400万美元爆发式增长到2017年上半年的12亿美元。


无论散户还是机构,人群的情绪逐渐癫狂。


从郁金香热到股票疯狂,“都逃不了一个周期模式,从大牛阶段、大叔阶段、大爷阶段到大妈阶段,而ICO进入大妈阶段,就等着黑天鹅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终于,9月4日下午3时,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取缔ICO融资,市场流动性瞬间冻结。


ICO井喷


在聚焦ICO之前,中国人民银行正忙于应对互联网金融。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今年年初对媒体透露,央行在2016年6月份前后启动了互联网金融监管工作,第一阶段,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对全国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数量、经营规模、形态进行排查,之后才进入第二阶段的清理整顿工作。


当时,央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财政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务院法制办、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十个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而之所以耗时,是因为互联网金融机构包含P2P、第三方支付、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等多种多样的形态,不同形态的规则制定也有区别,有的已经清晰,有的则还在制定之中。


几个月之后,2017年3月,央行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愈发变得明确。潘功胜表示,对互联网金融企业“清理整顿工作必须进行”。


进入2017年,代币、ICO渐渐盖过互联网金融的风头。据统计,2017年之前,国内ICO项目数量仅为5个,但2017年仅1-4月单月就达到8个,6月单月数量27个;全球ICO融资额,2015年、2016年分别为1400万美元、2.2亿美元,但到了2017年上半年却井喷至12.7亿美元。


2017年1月,央行联合上海市金融办、北京市金融工作局,组成联合检查组,分别在上海、北京,进驻火币网、币行、比特币中国等比特币、莱特币交易平台,开展现场检查,还约见了相关平台的主要负责人,要求其依法合规经营,严格开展自查、进行清理整顿。


4个月后,据媒体报道,这些网站每周都必须向央行汇报经营数据、ICO交易情况等。


2017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媒体透露,全国检察机关将严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涉众型犯罪、地下钱庄、网络传销等犯罪。


同期,证监会官网开始提示公众“警惕原始股诱饵、防范非法传销”,指出一些公司以即将上市为噱头、利用“原始股”“转板”为幌子虚假宣传,以传销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此前,证监会等15个部门联合公布了《股权众筹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指出,股权众筹利用互联网融资,具有公开、小额、大众的特征,必须依法监管。


据统计,参与ICO投资的人,在广东、浙江、北京、江苏和山东最多,另据一些ICO平台运营商介绍,监管方面,北京、上海最严格。


2017年4-5月,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在海淀区、顺义区组织开展打击非法集资宣传活动;2017年5月,国务院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督导组到贵州省开展督导调研工作,当月,贵州在全省展开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集中宣传月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