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网

德银称中国负利率比官方数据更严重 加息不宜再

2020-09-30 12:31银行

实际负利率已经很严重,甚至已经比官方显示出来的数据还要更加的严重,这种负利率的情况如果继续恶化下去,会加剧通胀,所以加息不宜再推迟。5月8日,德意志银行亚洲区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第六届中国金融改革高层论坛上呼吁及时启动加息周期。

  马俊认为,如果4月份的CPI是2.8%,减去2.25的存款利率,是负的0.6,贷款利率减去原材料价格上升的幅度,现在已经到了负的5%,很快还会继续扩大负利率的幅度。而按揭利率减去房价上升的年增幅,到今年2月份的时候已经是负17%了,这也是今年一季度房地产泡沫进一步膨胀的重要原因。

  不同层面的负利率都会加剧通胀。马骏指出,如果存款是负利率,老百姓发现存款在银行中购买力在下降,他会把这些钱拿出来这些东西,买一些升值的东西,这就是由于负利率导致了新的上涨。而负利率同样会刺激企业囤积原材料,把从银行借来的钱去囤积原材料,加强PPI的通胀。

  因此,马骏认为,央行应该及时启动加息周期,给市场发出抑制负利率的恶化、抑制负利率加速泡沫通胀和过热风险的明确信号。 在他看来,加息不会导致热钱大量进入,因为热钱进来大部分不在银行存款,而是在资产泡沫里面。今年如果加息的话,再加上行政性调控政策,房价肯定会下降,热钱就出去了。

  马骏表示,目前内实体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仍然是通胀和过热。预计5月CPI很可能超过3%,此后几个月还可能达到5%左右的高点,PPI有可能达到11%。即使年内加息两、三次,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很可能也仅仅下跌到9%左右,高于更有利于结构调整的8%左右的增速。

  但也有学者提出,短期一两个月出现的持续负利率是可以忍受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称,今年加息空间很小,即使加息,幅度也非常有限。

  他预计通胀将呈两头低、中间高的状态,年中的物价峰值过去之后,经济增长会重新成为第一位的目标。

  对于负利率问题,巴曙松认为,负利率的问题确实存在,不仅是中国,很多发展中国家,包括巴西,都出现了负利率,短的有一个月,长的有一年的。他表示,主是因为现在整个国际金融环境就是一个后危机时代的低利率环境。这一点对于全球的利率政策都形成影响。也许未来一两年内利率水平会在现有的水平上升一倍两倍,到0.75,到1,和历史上15%、16%的水平相比,依然处于低位。这也客观上制约了中国利率政策调整。

  而通货膨胀之外,资产泡沫势普遍被认为是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尤其是房价泡沫。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在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表示,没有必要在中国经济稳定增长还能持续很长时期内,在经济运行中引进一个充满着投机因素的、很不稳定的资产市场来推动中国的实体经济的稳定发展。夏斌说,不能把房地产市场作为一个资产市场进行扶植,一定要把房地产市场调到以消费品为主导的市场。

  他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应该学习德国,以非完全市场化的手段来保障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需求,同时通过抑制投机房,把房地产市场引导到买房就是为了消费的道路上,从这中间取得平衡后,市场才能稳定下来。同时他建议,国家应该鼓励老百姓将高储蓄投资实体经济,这是一个良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