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网

《后浪》奔涌 市值暴涨34亿 B站还能走多远?

2020-05-15 12:46股市
摘要 【《后浪》奔涌 市值暴涨34亿 B站还能走多远?】5月3日晚,B站推出了一则广告——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成功刷屏。截至目前,《后浪》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达到930万,有超过15万条弹幕和近4万条评论,稳居B站全站排行榜的榜首。刷屏之后,B站美股盘前涨超4%;一天之后也就是北京时间5月4日晚间,B站的股价一改连日下跌的颓势,开盘大涨,股价一度涨近8%,市值暴涨6.7亿美元,约48亿人民币。截至收盘,B站市值达到91.64亿美元,较前一天仍涨了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亿元。(重庆商报)

5月3日晚,B站推出了一则广告——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成功刷屏。截至目前,《后浪》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达到930万,有超过15万条弹幕和近4万条评论,稳居B站全站排行榜的榜首。刷屏之后,B站美股盘前涨超4%;一天之后也就是北京时间5月4日晚间,B站的股价一改连日下跌的颓势,开盘大涨,股价一度涨近8%,市值暴涨6.7亿美元,约48亿人民币。截至收盘,B站市值达到91.64亿美元,较前一天仍涨了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亿元。

《后浪》刷屏24小时后 B站市值一天暴涨4.8亿美元

这两天,B站和《后浪》成为假期最火爆的一道风景线。

5月3日晚,B站推出了视频——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在视频中,国家一级演员何冰通过演讲的方式,以上一代称许的口吻激励当今年轻一代,配合B站UP主的青春影像混剪,充分诠释了年轻人表达自我,拥抱世界的态度。

3分52秒的视频让人热血沸腾。在《后浪》中,从头到尾都贯穿着对年轻人的夸赞和鼓舞,不少网友评论道,“热泪盈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头皮发麻”。同时,该视频在朋友圈等社交平台成功刷屏,就连美团CEO王兴和搜狗CEO王小川等大佬也纷纷转发评论。随后,《后浪》在B站的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有超过15万条弹幕和近4万条评论,稳居B站全站排行榜的榜首。

伴随着火爆,这则视频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但不管人们的态度如何,它的目的显然达到了——B站成功在全网刷屏。

虽然《后浪》没能真正地打动全部的“后浪”们,却打动了资本市场里的“前浪”。《后浪》刷屏后,B站美股盘前涨超4%;北京时间5月4日晚间,B站的股价一改近几日不断下跌的颓势,开盘大涨,股价一度涨近8%。

截至收盘,B站股价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5.53%,市值达到91.64亿美元。也就是说,B站的市值一天就暴涨了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亿元。

1.3亿“年轻”用户

吸引阿里腾讯索尼入局

在《后浪》的短片中,B站提到,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1.3亿人。

这一用户规模与“爱优腾”等视频网站相比或许并不是很大,但B站的用户质量却是其他视频网站十分“羡慕”的。

B站用户的平均年龄十分年轻,刚刚20出头。B站2019财报还提到,用户每日的平均使用时间为77分钟,新用户第12个月留存率超过80%。

此外,B站近期的用户增长数据也十分亮眼。2019财报显示,B站的月均活跃用户达到了1.3亿,同比增长40%,日均活跃用户3800万,同比增长41%,通过考试的正式会员数6800万,同比增长50%。

QuestMobile的统计显示,B站是目前Z世代最集中的APP,Z世代占到B站用户的81.4%。

年轻人一向是资本十分重视的用户群体,能抓住年轻人的B站自然也受到了资本的追捧。

其中,腾讯在2018年率先开启了对B站的投资。2018年10月,B站和腾讯宣布,双方已达成协议,腾讯将对B站投资共3.176亿美元,腾讯对B站的持股比例将增至约12%。

阿里巴巴也“不甘示弱”。2019年情人节晚间,阿里巴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文件,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入股B站(bilibili)近2400万股,持股比例占B站总股本约8%。

今年4月,在全球资本市场巨震的背景下,B站更是获得近3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4月10日,索尼宣布以4亿美元入股B站,该项投资也成了当月中国市场上最受关注的投资项目之一。目前,索尼是B站的第六大股东。

索尼还表示,将借力B站年轻一代的核心用户群及在线娱乐的强大实力,推动索尼娱乐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新闻分析

B站诞生始于兴趣,赚钱靠什么

尽管B站的诞生始于兴趣,但它是兴趣社区的同时,也是一家公司,而且是一家上市公司,同样面临着营收、用户增长以及商业化的问题。

B站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同比增长74%至人民币20.078亿元(约合美元2.884亿元),实现连续三个季度的增长。然而净亏损依然高达人民币3.872亿元,这是自2018年3月份在美国上市以来连续八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

目前,B站的广告分为两类:效果广告和展示广告。效果广告的收入占比在持续增长,目前约占广告收入的40%。在效果广告上,B站的负载率不到10%,大约是同行的一半左右;在展示广告上,B站曾在2014年的承诺执行至今,而贴片广告作为国内最重要的视频变现方式占到爱奇艺广告收入的近70%。B站对广告的克制可见一斑。

为了坚持B站创始人徐逸“没有广告”的承诺,这让最容易变现的路一下子被堵死了。

那么,B站是靠什么赚钱的呢?B站早年主要靠游戏代理这一单一形式变现,近两年,B站致力于收入的多元化。2019年Q4,B站收入构成中,移动游戏43%,直播及增值服务28%,广告14%,电商及其他14%。2019年全年,B站实现了67.7亿人民币的总收入,同比增长64%。

在接受阿里投资后,B站开始拓展电商之路,其平台上的部分头部UP主已经入驻淘宝进行内容创作。电商业务确实收效明显,在2019年第四季度,B站包括电商在内的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增长183%,同时游戏业务的比重下降到了43%。

B站步履不停的“破圈”举措,毫无疑问带来了显著的成效。根据2019年Q4财报数据显示,B站平均月活跃用户(MAU)达到了1.3亿,其中移动端达到1.16亿,同比增长40%和46%;平均日活跃用户(DAU)达到3790万,同比增长41%。陈睿在财报中将其评价为“骄人的成绩”。

尽管艰难,但B站的营收正在多元化。尽管缓慢,但对待坐拥庞大的年轻人群体的B站,资本仍有足够的耐心。

新闻纵深

《后浪》能让B站走得更远吗?

据B站介绍,《后浪》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完整版,由B站联合《光明日报》、《新京报》、《环球时报》、观察者网等媒体发布,另外一个是精简版,在5月3日晚《新闻联播》前的广告时段播出。此外,《人民日报》的官方账号也转发了演讲视频,微博转发超过20万。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增长带来的矛盾也开始突出。最近,B站上陆续出现“锤人”的视频,不少用户对B站在多元化过程中丧失的和谐氛围表示失望。前不久,美食区博主“徐大sao”被指控诈捐,尽管之后B站官方澄清了数据的真实性,“徐大sao”还是停更了数日。

想要盈利的B站已经不可能低调,也不会是曾经的“小破站”了。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B站总营收为6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4%,但2019年第四季度,B站净亏损为3.87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102.9%。

制作花絮

B站和《后浪》视频制作商:

何冰在B站很红也致敬年轻人的父母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尽管《后浪》视频是对“年轻人”喊话,但不少80后也在社交媒体中转发了视频,讨论也褒贬不一:有人被视频打动,认为其中的价值观具有感染力;也有人觉得这种喊话姿态像在刻意讨好95后和00后。

记者与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以及制作这条视频的广告代理商胜加广告CEO马晓波聊了聊——关于B站推出这条视频的初衷、创意来源,以及他们找来一位60后演员喊话的原因。

记者了解到,这条广告是约2个月前B站与代理商胜加广告开始准备的。“当时正处在疫情比较激烈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讨论,B站这个品牌可以去做些什么,”杨亮对界面新闻说,“后来便觉得,可以用夸奖和鼓励的方式去传递一些积极正面的信息。”

最早B站制作这条广告的初衷并不是只面向年轻人。品牌想传递的核心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疫情期间的鼓舞人心,一个是“君子美美与共,和而不同”的普世价值观。但当这广告词由一位60后的老戏骨说出口,便显得很像家中长辈对年轻一代小辈说的话。

“年轻人”并没有精准的年龄层界定,在B站,这一群体或许意味着95后甚至更年轻的一群人,这也是B站用户结构中的主流——2019年5月,B站CEO陈睿曾披露过一组数据,B站在2019年第一季度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1.5岁。

之所以选择何冰,一方面他们想制造不同年龄层对话的冲突感——“如果让年轻人来说这段话,就没有对话的感觉,也不能营造那种奔涌河流的迭代感”;另一个原因很直接——何冰在B站很红。B站年轻人喜欢他的《大宋提刑官》等作品,这样一个受尊敬的老戏骨发言,会显得更有说服力。

对于B站来说,正如这条品牌广告强调的,“和而不同”的平台属性,的确比鼓励年轻人“做自己”更符合他们当下的诉求:他们需要的其实不只是年轻人。B站近几年一直在用户结构和内容分区上转型——从原本相对窄众的游戏二次元平台,变为年龄层更宽、更大众的内容平台。

关于品牌广告的文案逻辑,胜加广告CEO马晓波表示:“决定一个品牌的魅力和气质,就在于他怎么看待和表现自己的受众,所以杜蕾斯爱那些为了爱再向前一步的人;快手眼里的用户都是不会被生活打败的可爱人儿。”而B站的这条广告则是为了致敬这帮年轻人和养育他们的父母一辈。

“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文案想分享的东西,品牌就是个很唯心的事。至于这个演讲是给谁看的,当然是给所有人看的,”马晓波对记者说。

马晓波有个八岁的女儿,有天他看到自己女儿写了本小说,他看到很多共鸣,才有了这段文案的灵感,“何冰老师看到这段文案也是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希望下一代孩子们好”,杨亮说。